關於部落格
Amata nobis quantum amabitur nulla.-真愛只此一回。
  • 408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異端表白與蒼白》-Eisen△十題-(EMS)





No.6異端表白與蒼白(heretical professing and paleness.)

 

 

『殺人很簡單,當你使用手槍的時候。』他湛藍的雙眼隱在銀灰的髮中,嘴唇像是呢喃愛語般地微微蠕動。『正因如此,Schmidt(休米特),在你還不能為死亡負責的時候,我會一直─』

 

『愛一個人,是不是心會痛?』他對著正端書品啄的Michael(米海爾)問道,後者略略吃驚地看了他一眼。

『休米,這問題實在不像你會問的。』笑了笑,眼底嘲諷的意味極其稀薄,金髮的貴族血統之子同情地看著對方的紫眸。

『這是一種傷春悲秋。我知道。』揮揮手,恢復那帶點任性的臉龐。天知道他的任性多麼專制,只絕決於那個站在他背後的人。『米海爾,我問你─你喜歡Erich(葉利赫)嗎?』

『喜歡啊。』米海爾笑瞇瞇的回答,一腳踩在對方的痛處。『他的睫毛很長,還是銀灰色的。』

『閉上眼睛的時候會有淡淡的陰影。』他插嘴。

『你都知道。』米海爾將書翻到下一頁,瞟了幾眼權充閱讀。『你的睫毛沒有他那麼長。』

『他的睫毛並不足以構成你喜歡他的理由。』

『確實啊、休米。』

『你會心痛嗎?米海爾。』

『你是針對哪一點來問我會否心痛?』

『針對─你喜歡的人不喜歡你。』

『這個問題我原封不動還給你。我想這是申論題。』

『申論題的正解永遠是自由心證。』

『難說呢?』

他把玩著手上的刀,葉利還不准許他用槍。

 

Schmidt(休米特),在你還不能為死亡負責的時候,我會一直─

在你背後、為你扣下板機。

 

我為你心痛,你卻為了另一個人心折。


 


-完-

**--我是久違的分隔線--**

後記:

爆走初次嘗試篇,有很多不盡完美的地方……(

長久以來多寫長篇的某草,這次挑戰極短篇!實在發現越是精簡的短篇越是難寫,少了文字的鋪陳,注重的就是描繪的精闢;在這篇中表達了我對德國鐵三角的基礎想法,不難看出這三人的感情走向吧?(

我一直是ES直線型,但對於Michael卻無法忽視。仔細思考三人的關係,約略如下:

Erich<->Schmidt->Michael<->Erich

沒有人是絕對單向。()若真如此未免太可憐了些。雖然有些複雜,但不是雜交(

算是一種微妙吧。在之後的篇章裏,我會試圖清楚闡釋他們之間的微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