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mata nobis quantum amabitur nulla.-真愛只此一回。
  • 408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給我過去的情人”【變形金剛/?】

給我過去的情人
【For my lost lover.】


**

落十分,夕陽映得整個咖啡館通紅著,像是染了血似的佇立于地平線的終點。
男人攪著已冷的咖啡,那斑駁的臉彷彿很老,卻又彷彿相當年輕。剪得十分短的頭髮有著與夕陽相同的顏色,而那張臉卻一點色彩也不見,一如他的表情,隱忍著甚麼樣的澎湃情感,卻又一點甚麼都沒有。


─沒有甚麼。


對面的少年望向窗外,煙塵駛近,催促著他該走。他轉回視線,看著男人。有甚麼話說,卻又像無話可說。他本以為這輩子不會再見這男人,卻沒想到幾年後還會有今天。


但又如何,再多的話,也說不出口。那麼就別說了吧。
少年的古銅膚色與男人如出一轍,在幾年前,他是相當白皙的─為著一個他戀慕的人,他希冀著成為他的一切。背上刺了青,像男人一樣,只是這男人怕是永遠都不會知道的;少年以為自己能成為他,卻發現這一切都是徒勞。連想證明些甚麼都做不到,從來這男人就沒給他掙扎的餘地。


少年站起身,開了口。『Iron叔叔。』
男人停止攪動咖啡,抬頭看著少年。
『我要走了。』
『是嗎?』
『嗯。Barricade來接我了。』
男人復又攪著咖啡,而後放下攪拌匙。
『那,也好。再見了,Bee。』


少年看著男人,此際駛來的車輛中走出一名員警。
他,你,我……如果你不離開,他根本不會介入我的生命中。如果你不離開,我也無法經由他來讓自己懂得,懂得我有多愛你。


『Iron叔叔……我有話想對你說,我想我們不會再見面了。』
『我想也是。』
『但我其實一直想再見你一面,你回來了,我真的很高興,也很難過。』
『嗯。』
『我到現在還不懂,但我不想問你了。因為這是我以後會明白的,對嗎?』
『嗯。』
『爸爸是這樣說的。我想相信你們。你們確實是為了我好。』
『嗯。』
『Iron叔叔……再見。』
『再見,Bee。』


少年邁開腳步,男人忽然出聲叫住了他。
『……你愛他嗎,Bee?』
那一雙湛藍的眼睛定定地注視著男人。
『愛。』
男人微微笑了,那臉上透著一股滄桑,又像是疼惜,又粗獷又溫柔。
可是遠遠不及我愛你。』少年頓了頓,露出多年以前那慣常的、鼓足了勇氣的模樣。那是男人極熟悉的,也曾是男人想到就心痛的;現在再看,倒有了一份恍如隔世的感覺。


『我愛你,從來沒有間斷過,我會一直愛你,直到我不再愛你為止……我最愛你,這從來沒有變過。』


語畢少年頭也不回地走出咖啡館,迎向了身著黑色制服的員警。看上去挺年輕─男人想。如果是像那樣的男人,一定可以的吧─男人目視著少年上車,看著車尾揚起塵土消去了蹤影,他想起了少年曾經說過的:


『Iron叔叔,我也要把自己曬得像你一樣黑黑的。』
他做到了,一身古銅膚色的少年,洋溢著年輕的美。可是他的眼神卻沒有過去那天真的傻,他仍然是天真的,但已經變了。而讓他改變的正是男人自己……
他曾希望少年學著聰明,但到頭來自己又有甚麼資格要他聰明?傻的是誰,是誰說要做個了斷最後卻由對方來說出再見的話語?


我愛你。我愛他遠遠不及我愛你。我會一直愛你。我最愛你。



『我也是……我愛你。』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男人閉上雙眼,他腦中迴響著那三個字,卻再也分不清是誰在對誰說話。


那些或遲滯或流動的感情,他必須含緊了雙眼,才能夠不致讓它們流洩出來。或許就這麼流淌著是好,但他總覺得,只有這樣辛苦,才能夠不愧對他們之間的愛。


─For my lost lover.





Fine?




**
看到這邊的朋友們,我開誠佈公說明確配對是鐵蜂─至於有沒有其他的,就真的自由心證了。(躲
由來對這CP怨念頗深,畢竟論進行式我是支持路蜂;路哥是個好人選(這不是發好人卡)!可是那些個過往我卻是撇不掉啊~就像不管甚麼時候想到天紅還是在糾結過去,看來是一種戀舊了。


因為這篇實在不打不快,以致現在將近凌晨三點……汗顏,後話就甭廢話多了,有甚麼感想還請大家告訴我噢噢。
(接著我有精力,就會挑挑錯字……修稿倒是不會,隨筆就是要擺個甚麼給自己挑毛病的,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