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mata nobis quantum amabitur nulla.-真愛只此一回。
  • 408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清晨陽光式的他們的貧窮》(SA)


清晨陽光式的他們的貧窮

 

 

春夢。

夢裏的AXL像只乖順漂亮的娃娃,滑潤的大腿磨蹭著他的腰,特有的聽來就很機車(DUFF)的呻吟聲一下一下碰撞著他耳朵,如同在對他邀請著快來快來愛我,快來快來抱我─

他將AXL的雙腿打開至極致,1985年是與AXL做愛之年,往後也是如此,但1985年是充滿象徵意義、里程碑一般的年份。

AXL漂亮的、像琉璃珠般的眼睛閃爍著迷亂的色彩,閃過了像是浮世回憶錄樣的變幻層遞,他忍不住吻上了那雙眼睛,AXL的喘息開始凌亂,渾身顫抖了起來,這是他高潮前總會有的樣子,他惡質地含住AXL的耳廓,用著被AXL深深喜愛(僅次於他的手指)的聲音揶揄道:『寶貝,在我還沒爽透前你可不能洩了。』

AXL一條修長美麗的腿踹了過來。

 

SLASH在透入地下室的晨光裏睜開眼睛,飄浮著棉絮與塵埃的空氣,映現著像是神蹟顯現似的神聖感,上帝啊……SLASH以手撫住額,你這個只會吃飯不做事的老頭子,這邊一個迷途世道的孩子向祢抱怨:我連作好夢的權利都沒有嗎?

他被踹到床下─說是床,其實也只是好幾個空皮箱拼湊起來、在上面隨便鋪上一層床單(兼之放上幾個枕頭)、權充休息的地方。肇事主正是床上蜷著被單睡得香甜的天使─混帳天使,AXL一天不踹他下床估計會死,究竟是誰每夜漆黑時哆嗦著要鑽入他懷裏,直嚷著好冷好冷又在早上獨斷專權地搶走被單床位所有權,老大不客氣的將他趕出睡眠國度的領土?

SLASH抓了抓頭,心裏邊感歎著自己也走向妄想老頭之路─他媽的,自己哪裏知道AXL高潮前、高潮時是甚麼鳥樣子!偏偏夢裏頭的他們,就像彼此磨合了好幾百次,AXL哪裏敏感,哪裏喜歡被輕吻、觸摸他都瞭若指掌,甚至連AXL大腿內側致命的柔滑感觸他都如數家珍,若他有IZZY般的口才,定能用憂傷甜美(真他媽)的語調敘述AXL的惑人與性感。

站起身套上褲子,SLASH睡覺一向不愛穿衣服,牛仔褲的釦子往日裏也總是不扣全,若不是DUFF說“你連拉鏈也懶得拉就等著被警察抓吧暴露狂”,基本他是連拉鏈都省得了的人。第一次與AXL睡覺時,那個像孩子般的大男人掀開被單愣愣著看他裸體,看得他忍不住想問“FUCK AXL你是初次與男朋友做愛沒看過男人裸體的小女孩是不是”時,AXL尖叫著把自己也扒光說“SLASH我也要!我也要!”跟著就鑽進被子裏和他並排躺,眼睛眨啊眨的淘氣地看著他。

只有上帝才知道那一刻SLASH多想就這麼吃了AXL

煎熬的第一晚在夜中之後才開始,AXL因為冷了開始打哆嗦,不由分說地攢著被子拉走大半就算了,片刻後似乎是不夠暖便朝著他懷裏鑽,體溫較SLASH高的身體蹭著他,有時SLASH覺得,AXL的惡魔性格連睡着時也叫囂著“我要搗蛋搗蛋”,AXL明明怕冷卻不會排斥體溫低的他,還總一付很舒服似的樣子在他懷裏打呼嚕,有時作噩夢醒了就大哭著要他抱抱,”I need a hug!”也不知道是嚷嚷假的還是真的,但是那哭鼻子要他抱抱的AXL總是讓他不忍拒絕。

然後,然後在他胡思亂想一番好不容易結束折騰想好好睡一會時將他踹下床。

AXL你這欠抽的。』

SLASH彈彈睡得正香的AXL翹麗的小鼻子,往一邊擺著簡單火爐與廚具的方向走去。

一群男人雖窮,但該吃東西時還是免不了要任性一下。好在他們總不缺女孩子們來探班,窮到不管低級不低級的他們,真過不下去了就偷女孩子們的錢。當然女孩子們是知道的,但她們甚麼也沒說,照例來看他們,只是偶爾會多帶些食物過來,想來也是有點餵養流浪狗的同情心在。

SLASH基本是不下廚的,但某個任性的孩子一旦餓了就會跟他鬧,逼得他不得不會做些甚麼東西來吃,奇怪的是他會做的東西並不多,可AXL每次都能笑咪咪的吃下肚,好像那些東西有多好吃一樣。實際上,他第一次做飯的時候那成品他看了都覺得詭異,但是AXL甚麼抱怨也沒有全吃了下去,直到他自己也嚐了一口後大叫著要AXL吐出來,還拖著AXL到廁所去挖他的喉嚨,那一次─那一次他們第一次接了吻。

雖然那吻是個意外。

 

SLASH將義大利麵放入沸騰的開水裏,撒上鹽巴。聽IZZY說初來L.A時,有段日子他們是睡大街上的。現在這個地下室,雖說不上好(遇到下雨天就像個魚池似的),但也總算有個遮風躲雨的地方。他與AXL洗澡的地方是個大鐵桶,燒了水兩個一起擠。通常夏天時他們就在公園的廁所洗澡,除非冬天真捱不過,才從外邊的自來水口提了水回家燒。

苦哈哈的日子。

但是他在煮義大利麵給AXL吃的時候,總會不吝嗇將女孩子們送的茶葉拿來泡─儘管那些茶葉常常重複沖泡到再沒味道,他也會弄出個吃義大利麵時應該搭配的紅茶,還有沙拉─生菜太貴了,所以只有一點點,小黃瓜絲倒是很多,於是不成比例的沙拉就完成了,淋上肉醬汁,AXL從不覺得這樣詭異,他總是很開心的吃著,他鼓著面頰吃著麵條時神情愉悅,像個快樂的小天使。

SLASH,你從來不下廚你知道的,你也從來不會遷就任何人,誰在你面前鬼叫說他餓了你也只會送他一根中指,你被這惡魔搞得不像你自己了你知道嗎SLASH

盯著自己拿長柄叉子攪動義大利麵的手,SLASH覺得自己就像鍋裏充滿悲劇性的義大利麵,還是那種連名稱都叫不出的義大利麵,好吧,姑且能說是SLASHENGLAND-SPAGHETTI,聽來真是有夠窩囊。

一邊AXL在床上打了幾滾,感覺摸不到熟悉的有些冷冷的身體,眼睛一下睜了開來。他聞到了肉醬的味道,大蒜、洋蔥、沙拉油、七味粉……雜七雜八的味道,他縮回被子裏甜甜的一笑,自己都沒發覺。

他喜歡SLASH,非常喜歡。他知道SLASH的脾氣不好,可是他多麼遷讓他。他第一次看見SLASH是在舞台上,那時候還不知道SLASH的眼睛是這麼漂亮的。他只知道那個直盯著他看的男人散發著危險的性感,叼著菸的唇讓人想親吻,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對自己不懷好意─他喜歡他的不懷好意。

AXL說實在是很討厭男人的。青少年時期那段噁心的回憶讓他想起來就忍不住摔東西、破口大罵、尖叫、打人,男人的體味在他印象中非常之噁,就連他自己都具有的性器他也覺得那根本是極醜陋的東西(當然他自己的不會),可是他沒想到一切在遇到SLASH之後破局。

他第一眼看見SLASH拿起吉他,修長的指拂過琴絃像在愛撫情人,彈出第一個音時,他就知道自己淪陷了。他多麼渴望自己是那把琴,享受著SLASH神奇的指頭,如果是在SLASH的指下,自己一定可以發出意想不到的聲音,他甚至在後來迷上了SLASH的味道,那冷冷的卻又熱情,夾雜著菸味酒味大麻味汗味的、SLASH的味道。他會偷偷的將自己埋在SLASH的衣服裏,竊竊笑著,像是偷吃了魚的貓兒,有著股偷腥的快感。

他開了口,帶著金屬質感的嗓音喚道:『SLASH─』

他看到在鍋前煮麵的人微微顫了顫,他眼睛都笑花了,最後一個音在舌尖上打轉,拖了一個長長的尾音,聽起來甚至有些情色。

SLASH嘴裏咒罵著,AXL一起床就讓他不得安寧,雖然就算他沒起床他還是讓他不得安寧。

『我肚子餓了,SLASH--

『沒看到我在煮麵嗎。』硬生生截斷可能的色情聲音。

『我冷了。』

『穿衣服啊混蛋。』

『衣服是冷的。』

『……』

安靜了五分鐘,肉醬鍋發出咕嘟咕嘟的聲音,SLASH絕望地發現這是他唯一的希望了。

SLASH─』

SLASH認命的轉身,無奈地看著床上的AXL

AXL微微彎著身體,神情慵懶地看著他,眼睛裏寫著最純然的無辜與最藥物濫用般的性暗示。SLASH覺得自己就像死掉的蒼蠅一樣了。該死的,這死小孩要一個抱抱,他無時無刻都要別人給他安全感,晚上睡覺前他一定要SLASH在他臉頰上親一下,早上起床一定要SLASH抱他一下,最好還能幫他穿衣服(這點SLASH非常堅持不幹),當他SLASH是甚麼人啊!捉弄人也要有個限度!

『別鬧了,我在煮東西呢。』可是面對他,他就甚麼狠話都說不出來。

『明明就快好了。』

又是一陣僵持。

慢慢地AXL不笑了,他變成一個嚴肅的天使,SLASH知道他要發脾氣了。

SLASH,你是一個混帳。』

『對,我是混帳。最好我都不要靠近你。』他冷冷地說,忽視看到AXL扁嘴時的心悸。

『好啊,那你滾啊,帶著你的義大利麵滾得遠遠的,最好也別讓我看到!』

一陣火冒了上來,也不想想我煮東西是為了誰!為了誰肚子餓怕他不開心?SLASH聽到肉醬鍋開始喀啦喀啦打顫,不過他懶得理。

『好,我走,反正我也不稀罕‘我的義大利麵’,AXL你他媽的是個世界最頂級的混蛋,誰也比不上!』

FUCK! FUCK! SLASH--AXL握起拳頭搥打著床,一張臉漲得紅紅的。『我哪裡惹到你了?我哪裡惹到你了?我做錯了甚麼你說啊!你只會給我找麻煩,你這欠抽的狗娘養的─』

這好傢伙倒是把他該講的都講講去了!SLASH氣不打一處上,他真想狠狠揍一頓AXL,堵住那張吐不出象牙的嘴巴!

不等他有所行動,AXL已經掀開被子下了床,他美麗的裸體在陽光的照射下熠熠生暉,SLASH怔了怔,AXL一腳已經踹了過來。

他差點撞到身後的鍋子,SLASH躲避著,一邊不定地罵:『你瘋了?算了我本來就知道你是個瘋子!你欠揍!媽的─』他抓住AXL的手腕,一隻臂上繪滿了刺青卻不減它的美麗,AXL用另一隻手揍他。

即使是生氣的AXL也仍然如此漂亮,SLASH在心裏問候上帝的祖宗及祂的家人,造物主估計也是個瘋子,才會做出這樣一個小瘋子!

『你夠了沒,一大早起來有必要這樣嗎?別鬧了!AXL─你他媽的別再鬧了!不然我強姦你!』

他看見AXL死死咬著嘴唇,咬得都要流出血了,一雙眼睛寫著滿滿的委曲,一付“我才沒有胡鬧都是你的錯”,還有甚麼其他的算了他沒那心思管,他光看到AXL那緊咬著自己洩憤的模樣就覺得熱血上衝。

他抓住AXL還在打他的手,用力地將AXL推到床上,用嘴狠狠吻住AXL還在叫罵的唇,咬住那片喋喋不休的舌,一邊含糊不清地罵著:『你別再胡鬧了,好嗎?你肚子餓了我不是煮麵給你?你也為我想想,咱們可沒燒了地下室的本錢……』罵聲至尾已經變成吸吮的聲響,SLASH舔著AXL剛剛咬著的地方,是了,他又絕望了─從第一次那個意外的吻開始,他們之間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平日SLASH會克制著自己別吻他,因為他知道這會上癮,會讓他無時無刻都想吻AXL,接著就會想愛撫AXL,會想進入AXL─他媽的他早開始想了!不然那些夢是怎麼回事?可他知道AXL一向看不起對自己有慾望的男人,他清楚得很有太多被AXL誘惑的傢伙,最後都被AXL揍得像個豬頭。

最重要的是他不希望AXL討厭自己。

他放開AXL,心裏面真夠沮喪。

AXL微微喘著氣,一雙大眼睛就像初降于世的天使透著迷茫,唇上瀲灩的水光與齒間的舌頭,看得SLASH心癢起來,卻還是起了身。

未料AXL哭了起來,他著實嚇了一跳,AXL張開手要抱,他連忙摟抱住他。

『對不起,對不起AXL─我弄疼你了嗎?噢,別哭,別哭AXL……是我不好,我混蛋AXL……』

他語無倫次地賠著罪,甚麼自尊甚麼驕傲的都見鬼去吧!AXL哭得紅頭脹臉,半晌才悶悶地說:『我只是要你抱抱我而已……』

看,這個孩子,得不到就開始發脾氣,天知道他都23歲了還像個小孩,SLASH一邊哭笑不得一邊抱著AXL,自己也是個小孩,說到底他是有點怕AXL的……他總覺得放著AXL一個不管的話,沒人知道AXL會破壞一切到甚麼程度。

可是他安靜的樣子又是這麼美,低垂著的眼簾像兩片小扇子,一眨一眨彷彿有生命似的,總是微噘著的嘴唇是淡粉紅色的,從他口中吐出那些骯髒詞彙又是多麼違和。

SLASH撩開AXL垂落的頭髮,AXL微抬了眼睛瞧著他,還淚眼汪汪的讓人看了就心疼,他湊上前正要吻他的時候─

肉醬終於焦了。

 

xx

 

AXL用叉子捲著沾著極深顏色醬料的義大利麵,眉開眼笑地放進嘴巴裏。在SLASH大叫著“FUCK!!”衝去關爐子前還是輕吻了他一下,這讓他開心極了,只是他不懂為甚麼很多時刻SLASH都一付隱忍著禁慾的模樣,他明白得很SLASH才不是那種禁慾的人。

他不只一次希望SLASH抱著他的時候可以愛撫他,可以緊緊擁抱他,以前IZZY也會抱抱他,可是那跟SLASH的擁抱不一樣。IZZY的懷抱很溫暖,睡在大街上時IZZY總會抱著怕冷的他。SLASH的懷抱有點像那些他鍾愛的爬行類動物,冷冷的,卻讓他很舒服。可是SLASH總是匆匆的摟一下就離開,儘管夜裏他怎麼蹭著SLASHSLASH也總是甚麼反應也沒有,這讓他很失望。

是不是SLASH不喜歡他?可是SLASH看著他的眼睛多麼溫柔,溫柔到他相信SLASH是對他有感情的。

他們會親吻,會擁抱,SLASH會說他是他的寶貝(儘管這種時候大部分是SLASH說夢話或意識不清,他愛死了SLASH的意識不清),可是他們究竟甚麼也不是,不是朋友也不是戀人,不上不下的常讓AXL感到心煩。

DUFF有時會看著他們倆歎氣,一邊嘟噥著這件事他才不想管隨便誰受傷好啦一群混蛋們,他覺得奇怪,DUFF就像他們之中的大家長一樣,總是將一些他們未曾注意到的細節看得很清楚,卻又不說出來。IZZY一直都很沉默,從他和SLASH變得愈來愈好之後他就一直沉默著,IZZYSLASH之間,一般說是很好的,但總覺得兩個人都在拉鋸著甚麼,誰也不讓誰。

外面一片鬧哄哄,大概是DUFF他們來了。住在地下室的只他和SLASH兩人,一種同居的關係。

SLASH去清洗鍋底焦掉的醬料了。

如果沒有SLASH的吻與懷抱,也許他早就被自己的影子給吞食進去了。

 

xx

 

1985年是與SLASH做愛之年,往後也是如此─…AXL在心底這麼希望著,如果真有實現的一天,SLASH會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孤獨嗎?

而自己又會有得到解脫的一天嗎。





Fine.

**--我是SLASH初戀分隔線--**

後記:

拖了很久終於打上的後記,重頭審視時實在好有初戀的感覺啊囧。

捏造很大,SLASH的性格塑造也停留在少爺仍握有他的攻德時。(現在SLASH在少爺眼中根本要沒攻德了囧)也許是後篇的DUFF/IZZY篇幅一下跳到了成熟男人之間的戀情,以至於這篇少爺覺得挺可愛……雖然有一些讓少爺自己看了都囧的場面,可就當作一場年少輕狂吧,AXL不一直是個長不大的孩子嚜。相較起他之後的痛苦,少爺倒是會懷念那個大家都還很快活的日子。

儘管那日子已經一去不返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