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mata nobis quantum amabitur nulla.-真愛只此一回。
  • 408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相愛不如相殺》(SM)


相愛不如相殺

 

 

 

 

5497.章節1

 

高大的執政官走入了喧囂的角鬥場,他神情肅穆,面容沉靜,周身散發著一種凜然的高貴。角鬥場內卻充斥著原始的暴力所攜夾的、像是激情的狂喜,眾人吵嚷,歡呼,怒罵……為了一個在台上廝殺的角鬥士。

執政官出現在此的理由也是他─那個無比強悍而美麗的創造物─執政官想著,這樣的稱讚只會換得那個角鬥士的一聲悶哼,而那已是那名角鬥士最為溫和的一種反抗,針對於他,執政官,甚至可說是一種消極。

角鬥士繪著迷彩的臉龐濺滿了深紫色的能量液,胸前的贅飾隨著他的動作晃動,赤紅的光學鏡頭閃著光,角鬥場的群眾為了他瘋狂,毋論是為了那些鮮明的欲望或是他們能夠從中得到的滿足與不滿足;沒有一個TF注意到,或者說即使發現了也不在意這位執政官的出現,在這個角鬥場,那位角鬥士便是一切─Megatron,他是一個王者,執政官再度想到,天生的王者,以致於他對這個目空一切的帝王充滿了難以解釋的獨占欲。

為了權,為了他追求的,角鬥士從不避諱表達自己對執政官的藐視與索求,他同時鄙視執政官,同時向他圖謀一些堪稱不軌的事物。于是執政官認為這樣相當好,在他殺了自己之前,也許是輾斃了他的火種或是破壞了他的神經系統(讓他成為一個報廢的TF─等等)─之前,他有角鬥士想要的而自己足夠作為籌碼的東西,儘管知道自己將全盤皆輸也致命地吸引他放手一搏。

執政官淡漠地看著台上,他的眼光始終停留在角鬥士的機體上。角鬥士結束了又一場廝殺,正接受著群眾的歡呼。他的嘴角微彎,一種勝利的笑容漾在他的面部裝甲上。然而執政官更加喜歡的是角鬥士難以忍耐那副咬牙的模樣,那隱沒在口中尖尖的虎牙,常常咬得他口內接收器隱隱作痛,帶出一種更為可怖的欲望。

角鬥士看見他了,事實上,火種深處的共鳴讓執政官知道,早在自己踏入角鬥場那一刻,角鬥士便感受到他的到來。而他無視於執政官,比起那些鄙視或是嘲弄的動機,角鬥士更多是對執政官的挑弄。角鬥士摘下了頭盔,放射狀的散熱器緩緩展開,當角鬥士瀕近高潮時,他的散熱器總是展開─緩慢而不急促,醞釀著一股死亡的氣味。執政官,迎上了角鬥士的視線,他扯出微笑,冷漠虛偽如衣冠禽獸的微笑,而後他看見角鬥士嫌惡地撇過臉去。

短暫的勝利─執政官卻有些感慨,這種痛苦還是自己自願的,明明自己已沒那個年輕的本事來傻。

執政官的臉是年輕的─他實際上也並不老。金燦的外部裝甲標誌著他身價的不凡,他卻認為自己的某一部分內在是無價的─毫無價值的無價,偏偏Megatron唯一看得順眼的是他的這一部份,因為這部份,是他們幾乎相似的部份。這些部份曾經能孕育光輝或是永恆,但它終究成為了死胎。

執政官又看了角鬥士一眼,而後轉身離去。有甚麼短暫的恩怨,充電床上解決吧─他對自己的bondmate,台上的角鬥士傳送這段訊息。

 

我們是情人,我們更是仇人,然而我們不能停止彼此相愛,也不能停止相互毀壞,這件事至死方休。

 

 

當執政官再度見到角鬥士時,是在Kaon的一家廉價旅館裏。客房服務送來的高純度能量液令執政官只喝了一口便皺眉,他正想從窗口倒掉一整瓶能量液時,偏低的聲線響了起來。

『果真是毫無用處的汽車人。』

Megas,你喝了一口也會想這麼做的。』

角鬥士倚著門,不帶笑容地盯著他像在看一頭鯊魚怪。執政官凝視著角鬥士的光學鏡頭,然後很輕地說道:『Megas…

『夠了,Sentinal。』Megatron不耐煩地打斷他,執政官對角鬥士要求過─獨處時至少要喊一遍他的名字。

他不厭其煩,Megatron的名字已經深印在他的火種深處,而對方可不,就算是系統過戴前或是那當下,從來他的名字就不曾從Megatron口中聽到過。

Sentinal笑了,真誠地,卻還是喚得一聲冷哼。他對Megatron說道:『過來,Megas。』

Megatron不情願地走了過去,Sentinal仰頭飲盡高純度能量液,掐住了Megatron的脖頸狠狠吻上他的唇。

能量液順著兩TF的唇蜿蜒流下,Megatron微微顫抖著,Sentinal知道這是屈辱的顫抖,非關任何溫柔的戀愛情事,Megatron在忍耐著不撕碎他,時候未到,總有一天他要殺了他。

可是他多麼迷人,迷人到即使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被他毀滅還是深陷得無法自拔;SentinalMegatron出現在門口時便注意到他並未完整修復自己的裝甲,斑駁而遺留著些許能量液的殘汙。可這就是他的那種美,破敗、冷冽,甚至帶著種被放逐在外的淒涼。

Megas,稍後到我那裡去。』

Megatron看了看他。

『我明天還有比賽。』

『我能讓你的比賽延期而不會失去再度成為頭條的機會。』

『你這爐渣。』

Sentinal不置可否。他確實是,整個Autobots高層都是。他們需要改變,但這個掀起變革的人並不是他,他了解。

地點的轉換確實帶著點意義。在這狹小骯髒又缺乏資源的環境下不能做Sentinal想做的事─上潤滑液,更換齒輪與螺絲。他喜歡細心的、緩慢的為Megatron做這些,一個首席執政官為社會底層的角鬥士作這弄那,他幾乎聽到了整個Cybertron為此震動的驚呼聲。可是Megatron也許不知道,也可能知道,他就喜歡在做好所有調整後,大幅度地拆解他。死亡的極樂,他傳送著自己的能量也接收著對方的能量,他感覺得到Megatron對接時也止不了的、對他的殺意;每一場做愛都是性命相搏,這樣能否證明些甚麼,他不清楚,但這一切都停止不了。

 

一切靜了下來,他們都不說話。

Megas,讓我知道你的一切。』

『你還有甚麼不知道的?你的屬下們應該都已將我的一切呈報于你。』

『不,我要的更多。』Sentinal搖搖頭,他說這句話時隱匿了自己的感情,因為那過于激烈,也沒有為了甚麼,Sentinal已習慣性地呈現一種淡漠的表情。

『都火種融合了你還有甚麼不滿足的?』Megatron笑了笑,十足嘲諷,卻也露出了那對尖尖的虎牙。

『讓我知道你會毀掉我。』Sentinal看著他,『讓我知道我的故事會以甚麼樣的方式結束又延續。』

『死了也不忘流芳百世?執政官,你的迴路少了一條嗎?』

『這是我最後對你的復仇。』

『很好,非常好。』Megatron大笑起來,他不是笨蛋,一個真正要顛覆一切卻撇掉了所有臭名的政客,他幾乎能想像後世對Sentinal會有如何的評價……就算是毀譽參半,也幾乎矇蔽掉所有底下的不名譽。

而那個令他流芳百世的關鍵就是自己。他不殺他,也許他就不會這麼輕而易舉達到目的,可是他知道他一定會殺了他的,這樣的復仇又是為了甚麼?為了自己性命的隕落嗎?

Sentinal放縱著自己的目光看著Megatron普神,他太迷人了─他幾乎是迷戀著他的,真是可怕的愛情。他想咬著他隱在口中的舌,如同資料板上長出的舌頭吸引著人去與之舌吻。如果那資料版上的舌頭屬於Megatron的話,那更是二話不說。Sentinal的光學鏡頭灼燒著慾望,Megatron注意到了,他收斂了笑,卻更加挑釁。

『那你還等甚麼,來讓我更恨你吧。』

可是你恨我嗎?不,你並沒這麼恨我Sentinal拉過角鬥士,幾近粗暴地扯下他的裝甲─他撬開角鬥士的下腹裝甲,裝甲下露出了銀白色的接埠介面。你不恨我,因為你沒愛過我Sentinal拉出傳輸管,直白地插入角鬥士的接埠孔。原始、野蠻,他不像在醫療室時多半會做的,溫柔而充滿耐性,他開了輸出的最大功率,角鬥士一陣發顫,卻也甚麼都沒說。

Sentinal感到自己似乎將所有的愛恨傾注在Megatron身上,不管後者懂或者不懂,還是不想懂。他不是個沒有感情的TF,只是因為他在這一生之中沒遇見一個能讓他發洩感情的物件。Megatron成為了這個物件,興許是這個角鬥士的又一個不幸;然而這也是他本身最大的不幸。睿智如Prime,也不可免俗的認為只要如此對方就能體會,就能感受他的悲歡他的所有,Sentinal像是臨死的TF迸發出強大的力量,毫無控制地強硬灌入能量。Megatron咬著牙,Sentinal摘下了他的頭盔,那放射狀的散熱器緩慢地舒張,這不是真正的高潮,只是為分散機體內部過高的溫度而有的反應。但Sentinal不管這些,他還有時間,他還有時間讓Megatron在他懷裏死上那幾次;他還有機會在Megatron失控地喊叫、光學鏡頭流出冷凝液時嘶啞著要Megatron閉嘴。是的,他還有時間,在MegatronCPU中植入自己的第二段生命。讓它延續。

角鬥士在過載之前,用一種溫和甚至帶著憐憫的表情對Sentinal說道:

『你不會延續下去的,Sentinal…你不能,因為你的故事在尚未結束前就死了。你仍然活著的時候……』

角鬥士沒有說完,系統當機,Sentinal凝視著懷中失去意識的Megatron,他知道他要說甚麼,火種之間的連結讓他們足夠了解對方在想些甚麼,卻不足以讓他們同時平分著對方的愛。

現在,你即使要死也已經太遲

這是Megatron未竟的話語,確實,Sentinal明確地了解到,早在他們初次火種融合時,Megatron就說了,他,Sentinal Prime,還不如去死,把自己解決掉。

 

 

第一次遇見他的時候是在紀錄影片之中。當時由官方呈報于他─“必須密切注意的一種新興運動”,Sentinal盯著屏幕,芯思卻沒放多少在那上面。直到Prowl敘述到“醞釀中勢力的一位領導型人物”時,執政官才將光學鏡頭聚了聚焦。

之後,根據下屬呈報,影像中人物與C-12礦源地暴動有著密切的關係,亦即容疑者─Sentinal看著手上的數據板,芯中對該物件的好奇慢慢增多了起來。他又看了一次紀錄影片,愈發感覺影片中的TF每一個動作與表情都在對他挑釁。

當時他還不覺自己愛上了他。Megatron。他只感覺在這乏味的政治生涯之中,這名角鬥士及他所培養的反動勢力會是個不痛不癢,而可以消遣的小小危機。

其後Sentinal私下以個人的名義派一位手下與Megatron接觸,表達想見一面的邀請。出乎他意料的是,那名手下斷了一只胳膊回來,身芯皆遭受了極大的創傷─“想見我他不會自己來找我!”自那名手下的記憶中樞調出此一訊息,比之影像中的聲線還要低沉,還要充滿自信;Sentinal明白,言下之意是要以自己來換回那名手下的一肢手臂,以他的身分,他不需如此,他甚至可以出動自己的親衛隊來剿平那個非法的角鬥場,然後以勝利者的姿態看著被押解在地的角鬥士─他是可以如此做的,他也有能力這麼做。然而他對這名角鬥士無禮的回應不予動怒,事實上,他已經很久沒有情感上的波動了;嚴格說,這段小小的插曲確實造成了他情感上的一些改變,但卻是正面的─執政官微微彎了下唇角,決定在幾天後親自去見見這位角鬥士。

運用一點手腕與威嚇,Sentinal可說是毫髮無阻地進入了角鬥士的休息室。這個時段的休息室沒有任何TF,他們都還在場上揮豁著自己的性命,而執政官肯定地認為,稍後這場屠戮結束時,將只有一位角鬥士歸來。

角鬥士進門時看見了他,也或許沒看見。他當他不存在地逕自擦拭著身上的污穢,然後忽然毫無預警地扶著牆嘔吐起來。

這下倒換執政官發起怔來,角鬥士背對著他,深紫色的能量液潑濺了他全身散發著詭譎的美感,執政官忽然感到自己也沒甚麼了不起,他竟有些怕那像是要嘔心瀝血的聲音,聽著痛苦。然而不待他做些甚麼,角鬥士已回過身來,他剛剛吐的那些全是能量液─想來是他自己的,角鬥場上的不敗者也不見得是不會受傷的。

『看來你又是個爐渣。』角鬥士扯出一抹笑,不懷好意。

『你不想知道我是誰?』

『我沒興趣。』

『我曾以私人名義請人送來邀請。』Sentinal說道,角鬥士的光學鏡頭閃了一下。

『哦……那我大概知道了。不過,真抱歉,』角鬥士笑了笑,倚著牆壁站立。『你那位手下的手臂,實在放在我這太久,我將它丟了─我這裡可不是LOST AND FOUND。』

『不,我想是我誠意不夠─我的確應該親自拜訪你。』

『親自拜訪我?』角鬥士哼了聲,以指抹了抹唇邊殘餘的污漬。『在你之前不知道有多少‘親自拜訪’的蠢蛋被我輾成渣滓。你也想試試嗎?』

Sentinal聞言仍是一臉淡漠。『就憑現在的你?』

『就憑現在的我也足夠剝了你那層裝甲!』角鬥士飛撲而至,濃濃的殺意撲面襲來。Sentinal閃身,捉住了角鬥士的胳膊反向扭了開去。角鬥士悶哼了聲,蹲下身反甩了Sentinal出去。

Sentinal以手抓地穩住身形,他有些詫異地開口:『你瘋了?你的手很可能被我扭斷。』

『我不需要你的同情!』角鬥士的一邊手臂垂立於身側,雖然Sentinal在適當的時機鬆了手,但仍造成了些微損傷。也許短時間內無法運用自如也不一定。

『我並未同情你。』執政官溫和地說,現在的角鬥士就如一頭受傷的獸,齜牙裂嘴地試著與敵人兩敗俱傷。也許是他芯裏明白面前這個金燦的TF是強悍的,因此選擇了狼狽,卻不失尊嚴的自我保護方式。

『……』角鬥士瞪著他,不發一言。

『我們談談。』Sentinal揀了個位子坐下,雙手交疊於膝上。『我將給予你你所想要的,而你必須幫助我。』

『你能給予我甚麼?我一向不需要他人的給予。』

『不,你會需要我的。包括培養你的那些私人勢力。』Sentinal的光學鏡頭緊盯著角鬥士,那猩紅的光芒讓他聯想到戰火煙硝。『其他的不需要我多說了吧。』

『……告訴我你所擁有的最高權力。』

執政官笑了,他藍色的光學鏡頭生硬中留著些許柔軟。『Sentinal Prime。很高興認識你。』

 

 

 

 

Megatron恢復意識時,系統內部做了些簡單的自我檢修。系統狀態良好,左側腕部機件連接不良,正待系統磨合─他猛地一開光學鏡頭,就看見執政官正細心地為他更換新的零件。

他爐渣的不知道又是多少能量塊價值的零件─他心裏咒罵著,卻難得安份地只在心裏抱怨,嘴上安安靜靜一個字也沒說。

『你醒了。』室內有些昏暗,他們的光學鏡頭分別閃著色彩。Megatron嘟噥著開口:

『既然要精密作業也不開亮一點。』

『我們的光學鏡頭都有夜視功能,Megas。』Sentinal好笑的吻了吻他,解釋道:『何況我喜歡這樣。這樣很寧靜。』

『……』Megatron看了看四周,陌生的房間。他不知道執政官有多少豪華別墅,每次被帶去的地方都不盡相同。但這也僅止於以一個事實的身分存在的事實─他們之間仍是有秘密的,開誠佈公在他與Sentinal之間不存在。

現下的他是以一個原生體的型態躺著的。滿是電路的金屬骷髏─對於Megatron而言沒有所謂的美醜,可他仍不是相當懂Sentinal喜愛他這付模樣的哪一點─好吧,也許是脆弱。Sentinal在做愛時總有個習慣,全副裝甲剝除了他才開芯,他就愛那種慘澹的可憐樣。

『你欲求不滿就該找個SEEKER,而不是找我。』

『我當作是你變相的撒嬌,Megas。』

『普神的渣……』

Megas,因為我愛你這個樣子,我愛你,你懂嗎?』

『執政官你吃了甚麼變質的能量塊嗎?』

近來Sentinal的話語愈變愈奇怪,Megatron為此感到頭痛。或許是,他其實知道這不是因為執政官終於因縱欲過度、或是官場抑鬱症候群發作……等等原因導致他說這些話,然而他本質上並不想去理解。

一點也不。

他需要接受的他自己會定奪,但Sentinal彷彿不滿足似的想給予他更多。Sentinal說他需要憐憫,他說他很愛他,並不僅僅是因為憐憫的關係。Megatron回答他,他不要,他不要憐憫,沒有一個TF需要憐憫,除了他,Sentinal。而他不愛他,也不僅僅是因為憐憫的關係。

『近來局勢愈來愈不穩定。』轉移話題似的,Sentinal說道。

『嗯。』

『依你的想法,戰火會在何種情況下揭開序幕?』

『在一片高等貴族的享樂聲中。』

『哦。我能說我期待著那一天的到來嗎?』

『這不應該是一個執政官該說的話。』

Sentinal無謂的聳聳肩,他坐起身。『而這一刻已經不遠了,Sentinal……臨門一腳而已,很快的,我會讓你看見另一道陽光。』

『我會活著見到嗎?』Sentinal平淡地拋出問句,Megatron微怔了怔,而後大笑了起來。

『如果你想,』他欺近Sentinal,在他的音頻接收器旁說道:『我會讓你如願的。』

 

當時他還不覺自己愛上了他。Megatron。可當他自覺已愛上了他的時候,他也已經知道Megatron一輩子也不會愛他。他反覆提醒著自己的愛,卻不知道自己早在不知何時一切都成了謊言。他所擁有的一切都是謊言─Megatron的臉,他的猩紅色的光學鏡頭,他的聲音,他的愛。他還不如去死、不如去死。





Fine?

**--我是御總的分隔線--**  

後記:

很久以前寫的,不過在時間上還是比《情色與戒慎》外篇上晚些。最近整理稿子的時候意外翻到這篇,無論在心態上還是感情上都是很明顯的斷章之流,然而總覺得吧,放它在電腦裏又有些可惜,不管怎麼總是一篇向Megatron致敬的文章。(雖則寫到目前還看不太出來->爆

正如標題所寫,相愛不如相殺。其實老實說這標題原本只是湊合著的暫時性篇名而已,然而脩改時倒也覺得這樣好,姑且就這麼命名了。在少爺觀點之中威總還是很man的,所以純粹以攻受來看這篇文倒是有點可惜。少爺覺得,男人之間的感情嚜、就是立場對等得多,柔情繾綣並不是沒有,但強硬相搏也是一種味道呀。

總之還希望各位喜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