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mata nobis quantum amabitur nulla.-真愛只此一回。
  • 408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做愛與世界和平》2(煙火)



()裝做不經意地遇見與交不出去的項鍊

 

斯摩格想著每次遇見艾斯有多麼不經意。巧合地像是初遇時那平凡不過的一瞬。

石板路兩旁的不知名葉子隨著海風,挾帶著鹹鹹的氣味拂向他;斯摩格沿著道路一望而去,筆直地通往前方,海風的聲音,人群熙來攘往與叫賣閒談的聲音,斯摩格咬著雪茄幾乎要叫喊出:ACE。彷彿就差了那麼一點,少年的身影總是浮現于他的眼角似的,錯身而過,卻拖著長長的影子橫行于他的思緒裏。

插 在大衣外套口袋中的手攥緊了某樣東西。朱紅色的珠子被小心地串在一條銀鍊子上,他想,上回太過輕易地拉斷,艾斯看來感到非常可惜的樣子。也許艾斯真的相當 喜歡這條項鍊,(雖然以他的審美觀來看不覺得這樣搶眼─或說花俏?總之這樣一條項鍊不是他的菜。)那麼就算是陪罪吧,或者,在他心底有點那麼不情願地承認 這只是想再見到艾斯的理由。

他在廣場找到了艾斯。黑髮的少年佇立著,遙遙望著當年哥爾.D.羅傑最後征服的一小塊地方,他凌駕了死亡,也因此征服了這世上大部分人無法征服的死刑台。陽光像是鍾愛著這個成長于海邊的孩子,一抹抹像是塗著蜂蜜般地照在艾斯身上,看著卻有點悲哀,彷彿即將出航的帆船。

今 天天氣實在很不錯。斯摩格走近了孩子,孩子背對著他事不關己似的說道。啊。他拿下一管雪茄撣了撣煙灰。大佐,願意請我吃飯嗎?艾斯轉過身,瞇著眼睛咧著嘴 笑。嗯?你怎麼知道─…羅格鎮的斯摩格大佐,頂頂有名的,我在這裏少說也有幾天了,不認識你豈不是太不識相。艾斯壓了壓頗具戲劇效果的牛仔帽,隱晦去了的 雙眸讓斯摩格看了皺眉。他伸出手捏著艾斯的臉頰,像是一種深情。托著顎骨端起對方的臉,拇指有意無意地摩挲艾斯頰上的雀斑。

─好。你想吃甚麼?半晌斯摩格吁了口菸,艾斯笑咧咧地回答很多嘍─還是先到餐館再說吧。然後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中斯摩格見識了對方據說是遺傳性家族疾病的嗜睡症、以及與艾斯身材不相符合的驚人食量。

大佐你真是面不改色。在艾斯第20次打了瞌睡,第20次 驀然醒轉之後,一手握著叉子捲起麵條的艾斯這麼說道。通常答應請我吃飯的人,在我進行不到一半時就會哭著求我住手了;還是大佐你覺得拉不下面子?真的困擾 儘管說吧、我不會笑你的。嘴上信誓旦旦,然而艾斯臉上的笑容卻有些不懷好意。無所謂,斯摩格聳聳肩,抽起大衣上的雪茄麻利地喀嚓一聲,斷了菸屁股。我都忘 了,你身上這些菸大概都比一頓午餐還貴吧。艾斯吐了吐舌頭,舉起手向吧檯內的服務員要了杯啤酒。

欸─…斯摩格下意識地舉起手,然後想起艾斯已然20─假若艾斯沒有騙他的話。事實上少年究竟是不是名為ACE,他沒有向少年求證也沒有這個打算;于是關于少年的年紀他也決定睜隻眼閉隻眼,雖然他始終認為艾斯要比本人口頭上聲稱的年紀來得小一些。

怎 麼了大佐,你也想來一杯嗎?艾斯沒有漏看斯摩格的小動作,他招了招手向服務員再要了一杯。嗯,斯摩格應道,順著艾斯的意思。後者大口大口灌下啤酒,平胸舒 氣地打了個酒嗝,捏起牙籤嘖嘖有聲的剔牙。那副模樣滿盛著年少的活潑,是個還沒遇過甚麼重大挫折的脾性。斯摩格看著,有些包容地牽動了唇角。身懷著夢想的 人,在追求的路途中總是不可避免遭遇打擊,他自己是,少年也將會是如此。然而,當一個人真心追求某樣東西的時候,全世界都會幫助他完成……斯摩格吁了口 菸,拿起桌上的啤酒一飲而盡。

吃飽了嗎?大佐。少年滿足地笑著,斯摩格腹誹這話完全是問反了。下一秒少年黑黑的頭顱倚了過來,放低了聲氣彷彿醞釀著甚麼恐怖的氣氛;他做了個鬼臉。『溫飽思淫欲─大佐知道嗎?』斯摩格一個哭笑不得,卻也承認自己有些被艾斯挑動。

『在這裏……?』斯摩格伸出手捏住艾斯露出來的耳廓,正事還是該辦─應該幹的事倒少不得。

艾 斯有些臉紅了,原先想逗逗這個總蹙著眉眼神可怕的海軍,沒想到卻被反將了一軍。或者說自己真的是太年輕了點,一個男人不隨便調情不代表他不懂,更不代表他 不在行。艾斯瞄了瞄自己膝頭,一隻覆著厚繭而現戴著手套的大掌,正不輕不重地揉著自己的膝蓋。也許這個男人也正在試探著自己的底限,艾斯瞇起眼,海軍本部 的斯摩格大佐─果真不是省油的燈,哪方面都是。

『你要在這裏也行,如果不怕名聲掃地的話。』他逞強的說,該死的自己真不該這麼挑起!

『哈哈哈哈!』男人忽然大笑,這讓艾斯挫敗感更甚,他瞪了男人一眼。男人撚熄手中的雪茄,俐落地付了他那頓午餐的錢,半是強硬地拉起他的手走出餐館。

斯摩格走在前頭,大步大步地不帶一絲遲疑。他的果決讓艾斯不禁汗顏地揣測也許自己的身分敗露,儘管那屬于白鬍子海賊團的刺青還未吻上他的背脊─再過幾天,很快的,這場關係就會一乾二淨,他倒不奢求斯摩格還能對他好走不送。

場景很快轉換至某間旅館。艾斯撐坐在床上,斯摩格還不算太粗魯,除了手腕處有些發疼。男人站在床緣,居高臨下的態勢讓艾斯錯覺自己是隻代宰的兔子。他直直地看向男人,也不清楚此刻的自己是怎樣一副表情。4天了─…他們4天沒有接吻,沒有擁抱,這幾天當中打過幾次照面,但僅只有眼神交會連招呼都沒有。

斯摩格蹲下身來(艾斯猜測大概自己剛才的表情有些像受驚的兔子),像是哄小孩般帶著股溫情,這個男人用一種只有自身才爐火純青的溫柔拐騙他─艾斯熱了起來,他不想認輸,這也是為甚麼他總是很大方地抓了一道又一道挾著火燄的爪痕,而這讓斯摩格說他像隻難搞的貓咪。

而 事實是艾斯由著斯摩格捧著他的臉,臉上的雀斑是陽光鍾愛過的痕跡;因著那股‘斯摩格式溫柔’,艾斯彷彿也覺得自己有些委屈,他還不曉得,這是一種想向對方 撒嬌的心態。直到過了幾年之後,歷經了海上陸上人間道上那些愛與欲,艾斯才了解這是戀愛的感覺,而斯摩格大佐,是他的初戀。

『你的表情像是要哭出來了。』

『你在笑我嗎。』

『不……我跟你一樣心急。』

誰像你一樣了─儘管想反駁,艾斯還是將話給吞回肚子裏。下一刻斯摩格襲上的唇令他反射性地往後縮,卻又順著斯摩格的臂膀摟上對方的頸子。

4天,只是4天沒有接吻而已。僅只是如此卻讓一向好勝且強悍的他忍不住想撒嬌,忍不住任性,(這句話後來由斯摩格大佐所反駁,理由是無論何時這只海賊小鬼都很任性;至于當事人之一,也就是大佐口中的海賊小鬼─波特卡斯.D.艾斯是否有所辯駁就是後話了。)忍不住讓思緒就這麼沉淪。斯摩格像是看透他的心思一般,囓咬著他的舌,變換著角度親吻他,像是要補足這4天來他所積累的不滿。

除了海潮帶來的欲望,水乳交融之間似乎有些甚麼暗自生長;並且緩慢熬成了曲線糾髯著他。如果可以,艾斯想。他想就這麼與斯摩格親吻下去,在海岸邊也好,暗巷裏也好,或者是大佐的船上也好,他一向不稀罕純真高潔的感情,這樣的關係即使豔俗得緊卻也足夠淒迷。

海軍與海賊的偷情。

 

**

 

艾斯懶洋洋地趴在床上,雙眼閃著疲憊卻狡黠的目光看著斯摩格。而男人叼著菸,無視于少年挑釁以極的目光,心思擺放在自己一雙不知何措的手上。

斯 摩格的心路歷程(?)約莫是這樣子的:艾斯裸露在被單外的肩背相當迷人,勾引著他在其上留下一些痕跡。(何況,少年一向不吝于在他背上抓出新的痕跡。)這 倒不是出于復仇的心態或是小家子氣的報復(程度上有差異),而是他想─好吧,他想同少年溫存一番,想撫摩少年的肌膚或是擁抱他。而讓他猶疑的是這不合他的 性格,或者說他可能並不了解自己的另一面,但從以前到現在,邁入情場這十幾年來他很少興起這種想疼寵某人的心態。

另邊廂的艾斯自然不了解這種老男人心態,他眼神瞟了許久,最後挫敗地賭氣抱起枕頭。若果大佐要跟他說些甚麼,不管內容為何自己都不要理他。于是床上的兩人各陷入自己的心思裏,直到斯摩格起身拿起外套,艾斯才有些驚慌地看著斯摩格。

『這個,』斯摩格拿出一條項鍊,是不久前艾斯斷掉的那一條。『我看它好像很容易斷的樣子,換了堅韌一點的鍊子─…』斯摩格顯得不十分自在,他掂了掂手上的項鍊,走至床緣坐于艾斯身旁。『…不要嗎?』

『我要!』艾斯坐起身,顯然已將剛才對自己的叮嚀給拋諸腦後;『我還以為它被丟掉了……』

『嗯。』斯摩格將一管雪茄放至床頭小桌上的煙灰缸中,雙臂環過了艾斯的肩膀,像是擁抱般地摟著艾斯。

艾斯很安靜,寧靜乖巧地倚著他肩頭。呼出的熱氣搔著斯摩格短短的髮根,接觸著艾斯肌理的部份熨貼著溫暖。

真該死,他從來沒幫誰戴過這種東西─頂多是作為禮物聊表心意罷了。何況現在這條項鍊的主人也從來不屬于他。

『這種東西真讓人神經緊繃。』比他堆疊那些石頭還要困難,若要他選擇,他會認為堆疊石頭多少還有些幫助(例如沉澱心情)。

『哈哈……大佐你對女人而言一定不夠浪漫。』輕輕的笑聲迴盪于耳際,耳廓頸項肩膀……皆淡淡拂過艾斯的氣息。

『閉嘴別吵。』手背爆了幾條青筋,斯摩格想再這樣下去不管換多堅韌的鍊條都沒有用。

『嗯。嘻嘻。』

好不容易繫上了扣環,斯摩格將手掌置于艾斯肩胛骨處,維持著一種環抱姿勢。不明所以的艾斯回抱著他,問道:『好了嗎?』

『還沒……這玩意他媽的難搞。』悶悶地吐了髒字,不知是意有所指還是純粹抱怨。

『是噢。』若有所思的、艾斯側著頭看向他。細細的髮稍繼吐息之後持續騷擾他的感官。『大佐,我想咬你。』

不及斯摩格反應,艾斯已湊上他下顎咬了一口。兩人拉開了戴上項鍊時的間距卻加深了某種危險的深度。艾斯笑得一臉無害,轉動著眼珠子一副還要說些甚麼有的沒有的話。

哦閉嘴─斯摩格在心底作仰天長嘯狀,一收手臂于艾斯脊側咬了下去。『大佐,你的鬍渣弄得我好癢,』看來艾斯在憋笑,由他去吧。斯摩格摟緊了他,半是廝摩半是吸吮地製造了一個將近瘀青的吻痕。這讓艾斯有些氣急敗壞,不過那倒是之後的事。

『噯大佐,』半晌,艾斯將臉埋進斯摩格頸窩,雙手撫摸著斯摩格背上或新或舊的傷痕。『下次再請我吃飯吧?』

斯摩格哼了一聲,手指緩緩揉著方才咬出來的吻痕周圍。

『又要坑錢。算了,隨你高興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