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mata nobis quantum amabitur nulla.-真愛只此一回。
  • 408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私心評】赦生童子

老實說,很汗顏的……一開始我最喜歡的是吞佛童子。(這在之前有提到了。XDa)也因此先從吞佛相關的同人文著手,也是在那時接觸了吞佛相關同人第一篇─不過是吞螣。(笑)

後來愈來愈深入了解,也知曉了赦生童子、元禍天荒、別見狂華等等相關人物,同時也開始看當時播出的《劍蹤》,在之後,現在的勘魔錄(電視),讓我漸漸被赦生童子吸引了。

同人文看得不算太少(雖然實際上比較起來……算是非常少。bb),從文章中的描寫,小赦多半是一個認真、為了一個目標而努力,沉默寡言不甚懂得表達自己情感的小朋友。

現在看小赦,他還不能說話;但是他對任務很有一套自己的作法,他的冷靜謹慎有吞佛的影子,當然他的外表也是相當可愛的。(笑)所以我在這裡的感觸幾乎是片面、要說是偏見也不為過……但是,以下的小赦卻讓我著迷,而我也相信這和原本的他是相去不遠的。

小赦是混血,這在力量為上的異度魔界,相信一定讓他或多或少受到嘲笑、欺負……儘管母親是女后九禍,但自己在心上的壓力卻不能說完全沒有;螣邪曾說過“可別因為沒有尖耳就忘了本份”,儘管是螣邪這樣愛護弟弟(當然他的愛很彆扭……稍後再論),也對血緣有一定程度的在乎。小赦在為突破自己武學極限上,採取了較偏激的手段;也許也和“混血”這個因素脫不了干係。

但混血應不是唯一的關鍵。其中也有小赦對於力量的執著。小赦有句名言:有力量,才能阻止改變。我尚不能清楚理解他有這份感悟是因為甚麼事情,是因為邪族斷層造成的覆滅?還是因為歷經大戰發現力量的重要?我不了解他想守護,想阻止的改變是甚麼;或是,他想要改變?他想要改變不能阻止變數的自己嗎?

我忽然感到他那句話背後的沉重,唐突的,在不經意的時候。

他的肩上揹負了多少的責任我不知道,論責任,論包袱,也許吞佛要多得更多,但是,是經歷多少歷練多少寒暑才有這樣的體悟,我相信那句話不是說說好聽,因為小赦本身就不是個會空口說白話的人。

小赦的個性也多少加重了在他身上的壓力。但是,面對這樣一個孩子,心中還是有著心疼。優秀的哥哥、戰績卓越的師兄,在最親近的兩人帶給他的陰影之中,他是怎麼走過這些歲月的?他是如此想追上他們,他不想當一個只在他們身後追著的孩子,也許,他想得到的是兄長與師兄的認同。

小赦不是一個特別在意別人看法的小孩,但是我想他會執著於他在乎的人對他的想法。他能因為螣邪說的一句對吞佛的戲言而生氣,小赦偶爾孩子氣的舉動總讓我覺得他很可愛。

對於小赦與螣邪兄弟間的感情,無庸置疑我真覺得那是很美好的一段感情。儘管我對螣邪始終沒從小赦口中聽見“兄長”兩字有些遺憾,不過同人文正好彌補了我的缺憾。(笑)先前,看到小赦變換殺體的那句“兄長,我會為你報仇”,也許我之後看了劇集的感覺會變,但我當下的感覺是「有些欣慰、但又有些感傷」。
他們兄弟的感情是好的,螣邪回到魔界的那段,儘管口中是對自己的失敗向魔君致歉,但未嘗不是為了看自己的小弟最後一眼吧……我在心中是這樣期待、想望著。小赦帶著螣邪的屍身來到斷層,心心念念的是兄長長久以來的希冀─回到邪族領地,那是他唯一的歸處。兄弟之情溢於言表,他們的感情,眾人可鑑。
其次,螣邪每每分明關心卻總是用刻薄的話來表現這部份,也讓我覺得他是一個不坦率,卻很棒的兄長。(笑)←是說,小赦也很不坦率啊〜他是個會讓自己的同袍當上小弟踏板的兄長,雖然有些過份但也是為了讓自己的小弟有所成長……向來他不允許別人侮辱他的小弟,因為那是他的小弟,別人有那種資格可以挖洗小赦嗎?沒有!這是他護弟的心情,對弟弟的冷嘲熱諷,卻又是他希望弟弟獨立成長的心情。

今天先打到這裏,因為晚上有事情要出門去……
先這樣啦Vv

─ ─
('06/06/12增)

塵埃落定屹者生,生也殺場,死也殺場。

魔者的榮耀,魔者的自尊。

常聞一步江湖無盡期,無恩怨不成江湖,無江湖不結恩怨;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身不由己是因命運?亦或是因著自己而「身不由己」─?

許多人對小赦亡命時的旁白有怨懟,其實,在終究邪不勝正的編劇基柱下,反派角色多半難有好的下場。
莫說是顯然被草草收掉了的螣哥,有許多角色相信是被收得令人難以心服。殺人者人殺,其實在我看來,殺人,就是殺人,無論你有著甚麼理由,儘管你是為天下蒼生,以正義為名,殺人是個事實,任何一件事實是不需要理由來左右他的正確與否的。
我無意對誰怨懟,看著小赦的死,最多的是不捨。

猶記得,這個孩子意念絕決地承諾兄長,“我會為你報仇。”

在嚥氣前心念著魔君的安危,是否在他堅強的心裏,亦有著對無法清算的兄長之仇的悔恨?他的生命短暫,但因著他本身那許多美好的特質令他成為一抹無法忽略的色彩;看著全身染血的他,只希望,最少他可以闔上雙眼。

邪族(或鬼族)最後的兩個人已死,此族復興無望,那麼,希望在異度魔界這個空間中,它能以傳說,或是別種方式留下。

其實對於那份「生於沙場,死於沙場」的榮耀,我並不是那麼打心底贊同的……想著這句話,腦海中同時浮現一首軍歌的歌詞:男兒當志在沙場。沙場,沙場─…是誰推誰入沙場?入這個腥風血雨的江湖?小赦只是個孩子(依我看來,換算小赦人類的年齡說不定還未成年),一個孩子揹負如此重的殺業已是使我懷有異議,當然,這種話講來是非常偏心的,年輕而揹著過分責任的不只小赦,但也許是出自一些惻隱,我由衷希望小赦能過著寧靜且平靜,不揹負如此深沉壓力的日子。

《奇象》片尾異度魔界眾人平靜著賞花飲酒的圖像,我真是心有戚戚焉;是啊,這樣不就好了嗎?但是轉念想,只是這樣就構不成霹靂的劇情,也是,大家都退隱去,遊山玩水我們這些作觀眾的也是少了許多樂趣。(汗)


喜歡吞赦這個配對,除了同於龍劍(最近劍龍開始蓬勃》笑)出於一種“女人的第六感”(喂)外,一部分倒也是螣哥的那種愛弟心情太能引起我的共鳴,也許也是一個做姊姊的人,雖然不若螣哥這樣過度外放倒刺的愛,但在很多地方能夠體會螣哥對小赦那種期許的心情。(所以,在超出常軌的愛這部份,就反而保留了許多。)

一個從小看著他背影長大的人,那種希望他能回頭看著自己,注意著自己的感覺,也許是我喜歡吞赦的主因。
再轉浪漫些想,“我所做的一切……全是為了更接近你。”想想小赦的殺僧取業吧,說浪漫有多浪漫(笑),想到可能的畫面,小小的赦生小跑步的跟著吞佛,而吞佛亦在赦生跟不上時停下腳步等著他,這樣的感覺可說是某草的罩門啊〜

只是,吞赦之間這種美好隨著小赦的亡命而轉化為悲傷的源頭,尤其在吞佛之後又散盡了記憶,某草在得知消息的當下第一句話就是質問草妹:妳知道嗎這件事情有多嚴重!吞杯竟然忘記了那兩個邪族(習慣稱邪族XDa)兄弟!?←莫懷疑,某草也是吞螣派的……XD//////

師兄弟之間的互動,在劇中並不多。尤其眾人皆想得知的「小赦幼年期」,更隻字未提。但也因此,餘下更多的想像空間,當然,上頭小小的赦生與吞佛的情景就是自由想像的產物─…
吞佛對小赦的意義,在我觀點中除了是師兄、是同袍、是對手、是情人,也是像兄長或說像父親般的存在。(唔,類似伊底帕斯情結?)我是蠻喜歡這種多重身份的感覺……不過也不能說全然所有的配對都這樣,不同的配對會有不同的喜好─…(?)

像兄長的部份,吞佛給他他想要卻不敢要的、螣哥另一方面的對待。(接下來的前提都是某草觀點內的吞赦啦,很偏頗要請各位海涵。^^")師兄給予他的是同門之誼,同袍、對手,給予他的是目標,與互助合作的定位。父親則是某草對吞杯的一點感想,亦父亦情人的矛盾關係無非是合了某草向來喜歡好事多磨的劣性……(毆)不覺得彷彿帶著點禁忌色彩的戀情很刺激嗎?(喂)

情人的定位能複雜,能單純;也許原本他倆能單純的,卻在吞杯的心機驅使下變得不單純?赦生帶著對父親般又似對兄長的孺慕,兼及對情人才有的親暱,交雜在小赦稚嫩的臉上不曉得會是何種風景?他是否會隱隱感到不妥卻又覺得沒甚麼不可以,思量與想望之間,那張臉上表情的萬千,想必不只吞佛,大家都會很有興味一觀吧?(笑)←說穿了,還是我人品……||||||


實在沒想到最初的契機─《烽火狼煙》會讓我一路下來思潮泉湧……更沒想到赦生的地位目前是居於吞佛之上的。(大笑)
雖然,小赦已死(被毆,一再的強調是甚意思……),但他在我心中已儼然成為一個經典,就如同霹靂過往許多經典角色一般,只是,偶爾還是會為江湖無情,編劇更無情小小的怨嘆一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