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mata nobis quantum amabitur nulla.-真愛只此一回。
  • 408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血點山茶》楔子─第一章(吞赦)

血點山茶

 

 

 

 

楔子

 

 

 

坐擁貔貅鎮朔方,北曰狼,是為狼族。

狼族受中原漢化甚深,國家體制以至風俗民情,莫不取法中原。然,狼族人本性驍勇,愛恨極端,如遇保民之王,中原北方無患矣;如遇殘暴之主,四境荼毒。狼族螣曆19年,北方動盪,內憂外患不斷,正逢狼王意外駕崩,未指明任何子嗣及位。因此,眾皇子爭鬥不斷,內亂便在二皇子殺害三皇子為始,動盪北方十餘年─

 

 

時,北方三大武器─狼煙、邪薙與朱厭─莫不成為野心家之矢的。傳說,擁一可獨霸天下,擁二得半壁江山,擁三則四海皆順。狼煙、邪薙皆供俸於狼族朝內,朱厭則有名無實。然而,在狼族內亂爆發後,朝廷重臣赫然驚覺狼煙、邪薙雙雙失去蹤影─

 

 

螣曆25年,北方造就一傳說。傳說,螣血之子手持本已失蹤之倒乂邪薙,馳騁沙場所向披靡;傳說,在動亂之末,盛事方啟之時,中原、南方聯軍北犯竟見朱厭之形;然而,傳說中的二大武器隨著三族君主有感生民荼炭,收兵談判消弭了影蹤,誠如從不曾現身滾滾紅塵。

 

 

 

第一折

 

 

鬼影幢幢,人心惶惶。一名女子手抱襁褓中的嬰兒,急匆匆奔走在偌大、黑暗的宮殿陰影中。

『留步!』驀地,一道影子追至,女子聽着猶如驚弓之鳥,唰地抽出隨身短刀,擺出架式。

『是我。』一個人影半隱現在陰影中,垂落的酒紅長髮在月光下閃著妖異的光芒。

『皇子……!』女子低呼,低聲而著急地說道:『您不該跑出來的!現在二皇子殺了三皇子,想必內亂的暴發已是早晚……您千金之軀,更是該待在宮中啊!』

『待在宮中等人殺伐嗎?』聽著聲音,不過是10多歲少年的聲線,然而其中的冷然卻非一個少年所應擁有。『我知道現在的局勢,也知道妳的任務;正因妳的任務如此重要,我要見妳平安到達那城門內。』

『皇子……』女子不再堅持,因她看見了那雙在陰暗中仍舊耀眼的金瞳裡,那不容反抗的氣勢。『那麼,這孩子……』

『妳抱著吧。我從未親近過小弟,也沒抱過他。他哭了那可就不好。』少年低聲道。語畢一拉女子,短促地命令:『快走!』

 

疾奔在深夜滿是肅殺之氣的狼族領地,少年心緒飛快轉了又轉;那個女人的兒子肆無忌憚地殺掉三皇子,想必是有了靠山了……眼下,母親的兒子又非純血,這在極注重血統的狼族中,無疑是給了除去的理由。想來,母親雖非自己的親生母親,但也對自己呵護備至,父親死後,母親能依靠的也只有自己了─…雖然他懂,堅強的母親絕不會輕易表露自己的脆弱,甚至在自己唯一的血親,能否安然到達中原都未可知,但那個堅強的女人,仍是一點動搖的神情也沒有。

小弟,這是兄長唯一能為你做的。護送你到城門外,然後─

一路上,路途意外的平安。但是少年明白,這是山雨欲來的寧靜。明天的自己,是否能夠安然?他無法肯定,但他勢必要活下去!

『那裏,就是城門了。』少年與女子駐足在一高崗上,指著城門道。『妳非我族人,想來中原那群人會開城讓妳進去。就是他們不讓妳進門,我也會讓妳入中原的。今後的一切,母后應皆已吩咐於妳─…』金眸淡然似的看了女子及女子懷中的嬰兒一眼,『去吧。』

『皇子,這一別不知何時再能相見。這孩子,還請您務必抱抱他,也好讓奴婢安心,這一路能夠順遂。』

『妳……』

眼見面前之人堅定的神色,少年一時之間竟也想不出話語反駁。

早一眼看出那看似淡然的眼眸中深沉著的眷戀與不捨,皇子眼中的感情,全因著這未滿一歲的孩子。既是如此,她又怎能忍心看著這對兄弟生離?一想這一別,或許將成永別,她說甚麼也不能讓這孩子就此告別故鄉。

接過女子手中幼小的身軀,少年忍不住的雙手發顫。月光下,孩子明亮的雙眼有著純然的深褐色,迥異於自己妖冶的金瞳。包藏在布帛中的小臉,頰旁有著的是相似於人的雙耳;除了臉上、額上的印記提醒著兩人有著同樣的血─螣血,這小小的嬰兒,完全不像他螣邪郎的族人。

嬰兒無懼的望著那雙勾人心魄,被中原稱為異端的雙眼,粉嫩的手伸出,抓握住了螣邪酒紅的髮。

『小弟。』螣邪專注地、彷彿這幼小的孩子聽得懂他的話似地,額頭上火焰般的印記貼著小弟尚不醒目的火紋,低聲道:『記住,你是赦生,是我螣邪郎唯一的小弟。你要在中原好好的活著,等著本大爺總有一天去接你─!』

語畢,沉默的抽回稚兒掌中的髮,將嬰兒還至女子手中。─直至女子隱入城門之內,螣邪未再說一句話。

 

 

 

 

中原‧北京胡同─

 

幼童成群在胡同中奔跑,路上賣著童玩甜點的小販,表演雜技的藝人,妝點著甫入春仍帶著寒意的北京小巷。

道上一個小小的身影,緊攢住懷中之物,閃進一間大門緊掩,貌不起眼的小戶人家中。

『小赦。』正待要偷偷往倉庫前去,一名女子帶著些微怒意的嗓音自後方響起。

『姑姑。』見是逃不過了,孩子轉身帶著點討憐意味的看著女子。女子挑了挑眉,開口的語氣雖仍微慍,但顯然軟化了許多。

『你又跑到城門外了嗎?不是說那裡很危險,怎麼你都不聽話呢?』

『姑姑,你聽我說─』孩子有些驚慌的說道,小臉上的印記跳躍了起來,『我前些天看到好多官兵從城門外運進許多動物的毛皮,一直在想那是甚麼……』

『那是狩季,我告訴過你了。』

『可是我在那些毛皮中看到一件純白的毛皮,就在想是不是姑姑你說的,北方狼族領地裡才有的雷狼獸的皮─』正說著,孩子懷中的物事動了動,探出頭來。『─就是這個小東西!我在城門邊看到它走來走去,還發出嗚嗚的聲音,姑姑,你說,那件白色的毛皮會不會是它媽媽呀?』

『啊,也許。』見着孩子懷中的幼獸,女子有些驚訝。『城門的官兵沒攔著你帶這小東西進來?』

『我緊抱著,他們似乎也沒看到我……姑姑,它沒了媽媽很可憐的,沒有人照顧它會死掉的!我好幾天看到它在外邊不吃不喝,只是嗚嗚的叫著,還聽到官兵們說要把它活捉了獻給皇上呢!』孩子眨著眼,哀求在他眼中泛著光。『我們養它好不好?』

『不行。』拒絕著,果不其然見到水氣開始聚集在孩子深褐色的眼眸中。

『為甚麼?』不放棄地問道。

『第一,雷狼獸不是中原的產物,你不知道它長大之後會變成甚麼樣子,大家看了會害怕的,說不定你也會覺得害怕。到時候你怕了,不想要它它不是更可憐嗎?第二,我們不曉得它吃些甚麼,隨意給它人類的食物,說不定對它更是一種酷刑啊……而且,小赦,姑姑沒有多餘的錢來養它。』

『那,赦生的食物給它吃,這樣姑姑就不用多花錢養它了。』

『小赦,你餓了就沒力氣,要怎麼照顧它?』

『可是……』

『乖,聽姑姑的話,今天太晚了……明天天一亮,帶著它到城門外放了吧,好嗎?』

『姑姑……』孩子扁著嘴,似是想起甚麼卻又欲言又止。

『怎地?』

『姑姑,赦生也不是中原人,是不是赦生長大後也不知道會變成甚麼樣子?姑姑你不害怕嗎?』

女子一凜,有些急切地問道:『誰告訴你這些話的?你又被欺侮了嗎?那些鄙人的話你別聽!他們只會瞎說─!』

赦生抿唇,羽睫半闔,下巴嗑兒輕輕抵著懷中的幼獸。每當他一沉默,就表示他不想再往下深入。赦生這孩子甚麼都好,就是那偶爾固執不已的個性常使女子懊惱,這究竟是像誰呢……?

輕嘆口氣,女子摸了摸赦生的頭。『罷了,狼獸的事我們明天再說吧。先進屋去,有受傷的話……』女子眼中閃過一抹黯然,赦生除了言語上常被欺侮,著實令她心疼的更是那些肢體上粗魯的對待;本該是待在宮中受盡呵護的天之驕子,淪落至此只能說是天意弄人……不,不該再想!入住中原就是要拋棄往日的枷鎖,這是讓赦生遠離宮廷內紛爭的唯一辦法─…

『有受傷的話,洗淨身子在房內等我。』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