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mata nobis quantum amabitur nulla.-真愛只此一回。
  • 408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愛十篇》─其之一(吞赦)





I.

 

 

 

明天還能再見到那雙可怕的眼睛嗎?

 

『報,吞佛童子求見。』

又是那個聲音,其實,他未曾真正聽過師兄的聲音。

在他拜師尊之後,實在鮮少與自己的師兄相處─…不說魔界戰神戰事煩緊,好似普魔界之下沒啥可用之人,師兄辦事效率之速,更讓他成為處理繁雜公務的不二人選。

但他與師兄有一個秘密。那是在他14歲時發生的事。那一天夜晚,他在心裡期待著明天母后也能不在家。

然而這個期待轉瞬走過了十幾年。今天他在同樣的地方聽到同樣的聲音,報,吞佛童子求見,他會看到那雙眼睛嗎?相似的時間相同的地點,這段等待的空白讓他以為十幾年來他不曾真正和師兄接觸過。

只有那個幸福的頂峰是真實的。

 

 

那天大半侍衛都不知去向,偌大的寢宮彷彿只有他一人。

母后到第一層去了,遽聞她和旱魃魔君為著中原之事密談,難得回來,卻又是聚少離多。

他方才聽到侍衛的聲音,吞佛童子,他的師兄來這裡了。為甚麼?找母后嗎?為甚麼會來到應當是外人勿近的寢宮?思忖著,他走到師兄等待著的廳堂。

『赦生童子?』金眸很快地投向他,他睜著大眼瞧著師兄。

『母后她不在。』

『吾明白,因此在這裡等待。』

『……』一陣沉默,他啟口:『你為甚麼知道我是誰?』

『汝是吾的師弟。』白顏有著啞然失笑。『汝忘了吾與汝曾見過面?』

『我忘了。』坦然的說道,他好似今天才認識自己的師兄。

『哈。』帶點數落意味的輕笑,好看的薄唇微彎起笑弧。

『只汝一人?』

『好像是。』在宮裡待了半天,還未見著甚麼人。

『……』男人帶著一抹笑,清清淡淡事不關己,踱步至赦生面前,直看入赦生眼中。

『汝是誰。』

『赦生。』

『吾是誰。』

『吞佛。』

『母后問起,汝要怎麼說?』

『我知道要怎麼說。』有點興奮,他和師兄好像有著相同的衝動,或是趨向之類。年幼的魔,體內流淌的血液有些蠢蠢欲動。

『好好記住汝說的話吧。』男人似乎愉快的移開目光,耳上的飾品隨之搖晃著,晃出了日月交替的聲響。

男人不失優雅的迅速按倒他,在以金線繡成的縟麗地毯上。他的髮以著一種妖異幽美的曲線匹散著,一如在他心中某位女人幽美的側影。淡金摻黑的絲絲縷縷,褪下的衣褲是紅潤圓滑的膝蓋突兀。

忽然想告訴這個小師弟,汝,是假的。

他輕笑,他的師弟知道他想要甚麼的。

果不期然,是假的,是他期待的,師弟叫了起來,慌亂似的。

『師兄,我會叫,會痛,宮裡的人都會聽見!母后也會聽見!』

『赦生,那我會掐死你。』柔聲說道,不用使人倍感距離的稱謂,他可多親近他的這個小師弟。

一把扯下赦生的褻褲,赦生如水滑過金屬般的嗓音頓時好似柔和起來。血液沸騰著,彷彿要衝破細膩脆弱的皮膚表層,小臉上的火紋螣螣地跳躍著,他的脖子青青白白,揚起又落下。

未到結束,赦生爬起身凌凌亂亂跌跌撞撞地跑進房裡。男子站在曖昧過頭的地毯上,蹲下身,撫平了縐褶。

赦生靠在櫃子上,眼淚掉下了眼眶。但不是傷心,他不顧自己的狼狽,推開另一扇門跑進寢宮內苑的長廊。一路踉蹌一路跌撞一路啜泣因著心滿意足,終於他跑到母后房中,母后房裡薰著香,香氣裊裊繞著他愛欲上身的身體。

他先是小小聲的哭著,而後嚎啕起來。金髮一顫一顫,他哭到打嗝,然後聽到外頭報母后回來了。

女人有些詫異他會在自己房裡。不過她仍是先詢問:『吞佛有來過嗎?』

『師兄有來過。』

『他甚麼時候走的?』

『孩兒不知。』

女人形狀姣好的眸看了看眼前的兒子,微瞇。『你哭過?』

『薰香……』指了指散著纏身姚嬈的爐子,赦生說道。

 

他回到自己房裡。在此之前,他到院裡的某株大樹下埋葬了他的褻褲。他的身上染著桂花的香氣,併著淡淡地情欲的氣息─他直直倒上床,心中的甜蜜彷彿經歷了一場生死。明天師兄還會來吧,因為他今日沒見着母后。他會再看到那雙可怕的眼睛,而明天─希望明天旱魃魔君仍要與母后密談。

隔天,飯桌上母后同他說:『你師兄昨日是來辭行的,他有新的任務。』語畢垂下眼簾,不去看對面兒子的表情。

 

 

現下他的師兄再度造訪,失落的十多年彷彿落下地。他站在廳旁的房內,他不再年幼,卻在此時有著當時的心情。

這幾年來,並非完全未見到師兄的面,相反地,那次師兄回歸,反而常常到師尊那兒去。

但那時的師兄,眼睛一點也不可怕。

已成長的魔將自己柔韌、蛻變過後的身體展示在戰神面前。髮絲的弧度仍是一般妖異似舞,鋪陳著白皙而點綴著傷疤的軀體。戰神將自己的火燒到魔之身,看著那雙不減天真的眸子映上篝火森森。

赦生推門,立在廳中的男人將目光投向他。

唇角綻出一朵笑靨,今日,他將埋葬這些年的空白。

 

 

 -完-

**--吾是無良的分隔線--**

後記:

是人總是要壞一回的,何況是創作者。(就衝著這句話,相信原本不飛的雞蛋也要飛過來了……)

提一下年紀,因為《愛十篇》的吞赦二人沒有《血》中的年齡障礙,小赦14歲時,吞杯約莫33歲左右。

反正,吞杯不老嘛哈哈(╯▼╰)/

好,談一下本篇。

其實是有些甚麼東西要在裡頭表達,不過這些我就不明說了,以免混淆讀者初觀畢的感受……(有時,作者是很混帳的。)這篇我的態度很保留,讀者怎麼想,應當就是怎麼樣了……當然,有疑問我還是相當樂意回答。()

基本上,《愛十篇》的主題很簡單:愛。非常陽春、非常普通,我只是想用十個短篇(當然如果真的生出了十篇……)來描寫吞赦各種不同面向的愛。十篇大體上是獨立的,但要看成一整篇,也是可以的─…

嗯,《愛十篇》的定位尚在商榷中,雖然主題是愛,但原先的構想是沒有甜蜜,沒有幸福─真要說,也只有幸福的一瞬,而吞赦兩人便活在那稍縱即逝的當下。

不過,商榷嘛─有朋友想看吞赦砂糖文,我還是願意寫的。()

請期待第二篇。:-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