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mata nobis quantum amabitur nulla.-真愛只此一回。
  • 408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Married With Child"-2(佐[♀]/幸)


天台上一片空曠。佐子提著便當盒推開門,欄杆處一位少女正憑欄遠眺。

『真田……?』

『旦那還沒過來?』

少女回過頭,佐子朝她投以微笑。伊達家的千金,她也不太清楚藤姬和她家的旦那是怎樣的關係,說是交往麼、伊達姑娘也太不黏了;說是朋友麼、又好得有些過分。

旦那的說法是“畢生最強的對手”。

『誰知道呢。總不會是臨陣脫逃了吧?』藤姬嚀著鼻音嗤了一聲,她的笑容裏其實沒有太大的不屑,眼睛裏除了諷刺,更多的是彆扭的俏皮。

『看在便當的份上,旦那不會逃避戰鬥的。』佐子在地上鋪起報紙,藤姬接過布包逕自打了開來,一層層檢查今天的菜色。

『唔……唔,今天也很不錯嘛。』

『過獎了,伊達同學不也對料理很拿手?』

『沒甚麼機會下廚房啊。』她說著話的神態很有可惜的意味,佐子想會不會是那個溺愛女兒至極的伊達督家不放她進廚房。都說君子遠庖廚,捧在掌心上的千金也該離爐灶遠遠地?

『這次做了伊達捲,雖然妳總說旦那愛吃團子不是妳那一口,但不也是甜食?』

『甜食也分了檔次呀,妳家真田的口味我還不敢恭維呢;不過,他會愛吃這個麼?』

『與其說是為了旦那而作的……不如說是因為妳的關係,』

『嗯?討好我也不會對你家主人手下留情的,猿飛。』

『我討好妳是為了我自己。』

不待藤姬回應,門砰的一聲被撞開,幸村大踏步地衝了過來,藤姬迅速站了起身擺出架式,佐子沒忽略她在行動之中抽走一雙擺在布包中的筷子。

『伊、達啊啊啊啊啊啊!!!!!!』

又來了,旦那的語病。

『真田哦哦哦哦哦哦─』

電光石火間,兩人短暫地交手後以一招定格。藤姬手上的筷子不輕不重夾住幸村的鼻子,幸村雙臂則慢半拍地停滯在半空中。

『我手下留情喽。』藤姬望佐子方向眨了眨眼。大概意思是再狠一點兩支筷子都會插進幸村鼻孔裏。

『哦……』佐子漫聲應道。心裏想要是妳真插進旦那鼻子裏的話,那雙筷子就麻煩妳了。

 

**

 

下了課有人外找。她與幸村不同年級,教室也相隔頗遠。每周四幸村都會在社團活動之後特別留下,與他敬重的道館老師(兼體操社團教練)武田先生來一場力與青春的對話。佐子總于那段等待幸村的空檔窩在樹幹上睡覺,體育館後方一株巨大的老樹。

這次外找倒是告白。佐子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在她的生命裏,最大的比重是真田家,其于零星的部分是各式各樣的人,但那些全然是可以隨時捨棄的。

在這之中,她始終忽略了“自己”這一塊。

秋天的陽光毒辣,即便在放學後夕陽依然扎眼。佐子只想著趕快聽完趕快拒絕,靜待對方走了之後就可以窩在樹上小睡……她盯著來人腦子裏想這些,對方在她的注視之下卻更加緊張起來。

她橘紅色的頭髮是天生的,額頭光滑且額際十分漂亮,用一只黑褐色的髮箍往後固定。肌膚由于訓練的緣故並不如時下少女們白皙,但是身材勻稱,肌肉緊實,還有一副常常讓男性生物們定睛的雙峰。

其實她喜歡像藤姬那樣子的。纖細的腰還有線條優美的雙腿。不像她,天氣再熱也要在襯衫外多套一件背心。

“我討好妳是為了我自己”

佐子等到對方告一段落,調整著一種帶著歉意的笑容婉拒了對方希望交往的要求。她不懂對一個從來沒有深度認識的陌生人,為何能夠驅使自己想與對方交往。對方了解她多少?難道理解一個人並不是在交往條件中最為重要的一項?

對方落寞地離去了。佐子稍歎了口氣,左右看了看沒人,輕輕巧巧上了樹。有時候天氣太熱,睡不著,她會帶著書(多半是閑書)坐在枝幹上閱讀,旦那知道她會在這裏等他,總帶著一身塵土與挨揍的瘀傷站在樹下面喊她。藤姬偶爾會給她幾支棒棒糖,說是校內不能抽菸,帶著解饞用的。

下雨天的時候她就在教室裏等幸村,坐在幸村位子上。趴著也能看到體操部的社團活動,旦那在那兒接受武田先生的愛的教育。

當佐子因為感受到視線而悠悠醒轉時,幸村正站在較矮的樹幹上看著她。她微微吃了一驚,環顧四周天色已暗了下來。

『旦那,怎麼不叫醒我?』

幸村靠著樹幹,微弱的夕暉透過樹葉間的縫隙打在他臉上。『妳今天睡得好熟,』

『叫不醒?』她失笑問道,覺得自己未免失職。

『……』幸村沒說話,他臉上的灰塵一如往常。大概腦後的小尾巴也有點鬆了,風吹過幸村後頸揚起幾綹髮絲。『佐子,要是哪天我叫妳,妳都不回應我那該怎麼辦。』

『旦那,這時候你就應該把我拖出來。』佐子笑了起來,敏銳地感受到幸村的問句裏有著不安。『我啊,不會反抗你的。』

『哦─…』幸村彎下身趴在她腿上,她伸手理了理幸村頭髮。

『旦那,餓了吧?回去路上繞到車站前的點心店好不好?』

幸村握住她撫弄著他頭髮的指頭,包在掌心裏又用手指勾纏著。拉開了她的身體吻她。佐子靠到樹幹上,幸村的主動讓她很意外。

『旦……』她也沒推拒,她的旦那學事情多快,一下子就懂得用舌頭撬開牙關,探進來的舌尖有些乾燥,她想旦那一定是忘了喝水,或者喝不夠。

佐子沒覺得害羞,這世上大部分的道德與她無關,只是驚異幸村會這麼做。她伸出手攬住幸村肩脖,幸村稍稍停頓一會,復又吻住她。

分開的時候兩個人都有些氣喘吁吁。幸村俯視著她,沒有羞紅了臉大喊「不知羞恥」,只是用一種認真的神情望著佐子。

佐子看著幸村,想道旦那的臉還是紅起來了。總不會是夕陽的餘光。幸村低下頭抵著她胸口,雙臂在佐子背後交叉,接吻的時候,一隻手彷彿本能地撫上她的臀部。其實他知道很多事情,也願意佐子當作他甚麼都不知道。真田家的二少爺自有一種決心,而那決心堅毅的程度誰都不了解。

正因為他不是會對自己說謊的人,所以他對自身的感情非常坦白。當初佐子對他那歉意的眼神他還記得,他不願意再與佐子如何如何也只因為對自己的情感尚未釐清,更無法忍受自己被感官上的欲望所驅使。

而佐子幾乎任何事情都由著他。所以他明白,若自己因為私慾而同佐子求歡,佐子拒絕他的機率微乎其微,卻不是基于對他的渴望或愛慕而答應。這有違他的理想─在某種程度上,幸村是一個理想主義者。他希望佐子喜歡他、真的自內心裏渴望他、需要他,在他擁有她的同時,佐子也佔有了他。

但是佐子只認為他的索吻、擁抱是過度了的撒嬌。或者說,佐子到底怎麼想的他並不懂。只知道佐子在寵他。

『旦那…?該走了噢。』佐子摸著幸村不知不覺蹙起的眉間,後者噘起嘴‘唔’了一聲,她以為他純粹是不想動。『再不回去我會來不及做晚飯的。』

『那我們在外面吃好不好,』幸村抬起頭,佐子怔了怔。

『這倒無所謂……』

『嗯,那就這樣!』幸村跳下地面等她,等著牽起她的手。

『旦那,』幸村的手暖呼呼的,長著握繭的掌粗糙而溫暖,緊緊地牽著她。她忽然覺得很悶很難受。『……團子可別吃太多哦。』

 

**

 

『喲。』

『啊!』

正所謂狹路相逢……從拉麵店剛出來正要往點心鋪前去那一刻,佐子與幸村碰上了帶著手下吃吃喝喝的藤姬。

無視手下們甫見幸村便開始叫囂吶喊的吵嚷,藤姬瞇了瞇賸下的那只貓兒眼,手上的煙斗反轉過來嗑了嗑。

『伊達!』

『唷,真是巧。乍看之下你們就像一對普通的情侶。』藤姬吸入一口煙,搭訕著說道。

『情侶甚麼的……!』

『旦那,』佐子按了按幸村手腕,友善地對藤姬說道:『伊達同學,這麼晚了還在外頭麼?』

『有一場盛大的party呢!吃飽喝足了才有幹勁,正要到修羅場去的時候撞見了你們。』

『我們還沒分出勝負,伊達!』

『嘛,這種事情每天都能做吧;接下來的party可是難得一次,恕不奉陪。』

『那,需要幫手麼、伊達同學?』

『妳瞧不起我麼?』藤姬吁出煙霧,走到她眼前定定的盯著。

『不敢。』佐子陪笑著說道,藤姬看得出來她眼裏沒有笑意。

『嘖!』不打算與佐子繼續攪和下去,藤姬回頭喊手下們,一群人魚貫地走了。幸村遠遠望著一行人離去的身影,喃喃說道:『沒問題麼……伊達。』

『不用擔心,旦那。』佐子笑道:『那個人啊,有人在背後守護著。』

幸村似乎陷入沉思,許久他說道:『我們像一對普通的情侶麼。』

『呃?旦那,你很在意?』

『有點疑惑而已。』

『這個嘛……畢竟是年輕的高中男女生吧?走在一起又牽著手,旁人看來的確會這麼認為。』

『嗯……』

『旦那,要是你很介意的話就不要牽著了?』佐子不以為意,她的旦那有時候總會在意一些枝微末節。向店家點了幾分甜點,再向服務生要了一壺茶,沏著茶時才發覺幸村良久沒有說話。

納悶地望向幸村卻發現他滿面通紅。

哇─這是怎樣……猿飛佐子不知道在自己年輕少女的外表下是一顆堅定與吐槽兼蓄的大叔心,她看著一臉恨不得鑽到地洞裏的真田幸村只有詫異。

『我……我這是何等失態!』幸村用力拍打自己的臉,施力過猛震得杯裏的茶水都濺了出來。『可是,竟然……想到我和佐子就像一對情侶,竟然無可遏制地感到非常高興……』

『旦那,你在說甚麼啊。』佐子拿出手帕擦拭幸村手臂上的茶水,好在沒有面對面坐著,兩人並排坐于桌前,一方面是便于照料幸村。『我去一下洗手間。』

開了水龍頭,一把把冷水潑在臉上,佐子細細地看著映在鏡中自己的臉,終于忍不住捂上了眼睛。

旦那─絕對有─成為千人斬、不,含蓄一點來說,百人斬─的潛力…。

她說不上來是高興還是難過,旦那雖然緩慢、但也大致方向無誤地朝當主與她(是麼?)期望的方向走。然後總有一天,旦那會成為一個無情的大人。雖然旦那天生就是個無情的小孩子。

她感到無法自制,一方面也是幸村的心情與她重疊。如果她和幸村真的是一對情人─她曾經想過,也曾經為這件事有朝一日渺茫的成真希望喜悅過。

我也覺得很高興,能夠在旦那身邊。

但是,我希望旦那不要愛上我。

整理了一番回到座位上,甜點已經送上了,幸村正等著她。

『旦那,久等了。』佐子投以微笑,幸村望著她,但她知道幸村不會看出任何端倪。即使有,她不承認就不作數。

『吃完我們就快點回去吧。明天還要早起呢。』她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