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mata nobis quantum amabitur nulla.-真愛只此一回。
  • 408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三天連假。(以及怪夢||||)

我有偏頭痛的毛病(怎麼這人都是病||||),可是沒有一次痛到讓我幾乎要昏過去。

禮拜一上副修時,痛到幾乎不能吹,連老師都看出來了(我還拼命擠出微笑哩……=A=;;),提早讓我回家,在公車上昏了一個小時,以前頭痛我就是睡覺,但是那次痛到無法入睡,顛顛簸簸了近一個小時,到家附近之後死撐著走回家,在家門外的樓梯間,我到極限了。

整個人側趴在樓梯上貌如死屍,樓梯間不會很乾淨,但是當你根本沒有體力移動或痛到無法思考的時候,你不會去管自己的姿勢或場所。腦袋中好像有甚麼東西在隱隱作痛,可是卻完全無能為力。當時甫知誠泰的馬力歐暴斃的消息,“暴斃”這兩個字不斷地迴響在我腦海中,當時也沒甚麼跑馬燈啦,只是覺得原來我的下場是暴斃……要死也不要這麼痛苦嘛!我是不奢求可以美美的死,可是煎熬請少一點呀〜(囧)

之後,在我快要失去意識的時候,樓上鄰居的開門聲真的是救了我……不曉得大家有沒有這種經驗(最好是沒有比較好@@),在快要到另外一個世界的時候,被某種強大的力量拉回現世這樣子。鄰居開門的聲音就把我從失去意識前夕狠狠抓了回來,我忽然變得異常清醒,頭痛的感覺又回來了(原本連痛感都沒有了),急急的生出一股力氣開門回家。不過即使回到家,頭還是非常痛,加上家裏又沒有止痛藥,連衣服都沒換就倒在床上,頭髮被我拔了不少……最後還是邊流眼淚(那種痛到沒自覺流淚)邊慢慢睡着。

也許禮拜一是我的大劫啊。@@不管怎麼說,那種忽然痛起來的偏頭痛還真是玄之又玄呢……

不過熬過了也算可喜可賀,諸行無常呀,我覺得我對自己的生死還蠻看得開的。(笑)可是對別人的我會很捨不得,看得很重,之前蔣SIR就說過我是個重感情的人,不曉得這是好還是不好噯……

**

今天早上真是有問題了,我夢到我帶著兩百元到貴婦街去,整條路上都是時尚精品及美食店,然後我逛著逛著走到一間類似咖啡館之類的店,有兩個人站在櫃檯前招呼客人,一個是穿著主廚服裝的年輕青年(還掛著一臉非常燦爛的笑容),另外一個則是臉上有皺紋的中年女子……而且穿著是50年代的紅黑式連身裙裝(大汗||||),但是當下我並不覺得奇怪,我帶著非常雀躍的心情對服務生說:

『我要點波士塔鬆餅〜Vv』

見鬼了哪裡竄出來的名詞,本人沒吃過甚麼波士塔鬆餅啊!(滅)而那個中年女子忽然從旁插話說:『啊!妳還要巧克力圓糕(甚麼東西啊|||||)是吧?』然後就逕自幫我裝進紙袋裡,而青年服務生則是問我『要不要考慮楓糖千層派呢?(燦笑)』就在我仍考慮時,那兩個疑似強迫推銷的人就對我說:『以上總共11852元!(燦笑x2)』甚麼?11852元?三種甜點加起來價格破萬?因為我現在在貴婦街嗎……(大汗)而詭異的是我夢中的貴婦街,有些店面都是小小的呈現長條形狀,裡面的小姐多半是打扮高檔坐在椅子上搽指甲油等等的,有點類似東區SOGO那裡的高價位消費區,但是連漫畫書店的小姐都個個身穿名牌就有點奇怪了……總之我在聽到那可怕的天價之後就醒了。

是因為太想吃甜食引發才引發這起怪夢嗎?11852元又是怎麼來的啊……(||||||)

而在這場夢之前還有另外一個夢,不過因為內容比較嚴肅,大抵是一個音樂天才(女)與其夫及一個朋友(都是學音樂的)的三角關係。那位女音樂家的一生我是從她的青年時期開始夢起的,有一幕場景讓我莫名的有感覺……外頭下著滂沱大雨,女音樂家帶著她的大提琴坐在空無一人的公車上,她不曉得這輛公車會開往哪裏,她想回家但是不曉得家在哪個方向,這台公車是青年(認識不久,之後的第三人)告訴她,撘這部車可以回家。但是她卻自此走上與青年的愛欲糾纏。有一幕我推測應該是床戲,但是畫面太隱晦,而且一下子就跳掉了。

後來女音樂家和另外一個音樂家結婚,但是青年時期認識的那名青年卻仍存在於她的生命中。女音樂家之後患了絕症,有一幕我也是記得很清楚:

女音樂家:我想走得遠遠的,不想待在這裡了。

其丈夫:嗯,妳想去哪裏,我就帶妳去哪裡。

丈夫推著輪椅,就在快要消失他們倆夫婦的身影時,那名青年卻出現了,而且出現在女音樂家不想再待下去的地方。而奇怪的是,女音樂家坐在輪椅上,出現在那名青年身旁。丈夫已不見蹤影。

青年:這不是妳要的。(指著在台上指揮著的丈夫的身影)

女音樂家:我最喜歡他了,我要的不是你。

青年:從我們以前相遇時,妳就不應該聽我的話坐上那輛車。妳知道我說不定是在騙妳,而妳也沒有回到家。

女音樂家:我知道你是愛我的!(哭泣)我也知道他(指丈夫)是愛我的!可是我不要、這些不是我想接受的,我不要啊!

基本上這個故事沒有結局,可是我有一種強烈的感覺,最初坐在公車上的女音樂家,已經隨著那台不知開往哪裡的公車,到了不知名的地方。

這場夢的氛圍很寂寞,即使是女音樂家初試啼聲一舉成名的那場音樂會,喧鬧的環境之下還是有種強烈的寂寞之感。雖然乍看之下是女音樂家與兩名男子的三角糾纏,但女音樂家愛的都不是這兩個人,是一個從未在其中出現過的人,或許是人,也或許不是人,也或許是當初那個迷失的少女,最後一幕,是當初背著大提琴,方正16、7歲的女音樂家,幽幽的回眸一瞥。

**

回到輕鬆的地方,是說〜最近大家都變成花腔女高音啦?XD〈Think of me〉的那段Cadenza變成飆高音的經典了。(笑)昨天我也來嘗試,還用了腹式呼吸法將最高音持續了幾分鐘,富貴當場崩潰。(大笑)

富貴:飆高音就算了,還持續這麼久……

就是要讓你耳朵殘掉啦。(XDDDD)我別的本事沒有,破壞倒是很有一手啦!(噗)
網誌應該可以放背景音樂,我試著將美聲版的〈Think of me〉放上來,有機會再放阿伯狒狒版的驚駭版,一定是驚世駭俗的!(XDDDDD)←瞧妳樂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